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丹尼尔格罗斯德国替罪羊-【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34:06 阅读: 来源: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丹尼尔·格罗斯:德国替罪羊

布鲁塞尔-占世界1%的人口和不到5%的GDP的德国真的可以为全球经济不景气的状况负责吗?美国财政部用一份货币操纵报告拉开了对德国的口诛笔伐,该报告批评了德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上个月,欧盟委员会也开了口,发布了其宏观经济失衡记分牌,要求对德国的盈余展开深度分析。

对德国的强调似乎在欧洲环境下更加站得住脚。但是,即使在欧洲,德国也只占了不到30%的欧元区GDP(更是不到欧盟总产出的四分之一)。德国是重要的,但并不是主宰者。

如此关注德国也忽略了德国只是条顿冰山的一角这一事实:所有日耳曼语系北欧国家加起来存在经常项目盈余。事实上,荷兰、瑞士、瑞典和挪威的盈余占GDP之比均高于德国。

这些小国每年外部盈余之和超过2500亿美元,略高于德国一国。此外,它们的盈余比德国更加持久:十年前德国的经常项目是赤字,而同语系北欧国家的盈余规模已经与今日相当。在过去十年中,这群小国累计盈余甚至比中国还要大。

这些国家都有重商主义之罪吗?它们都加入了竞争性工资限制吗?

只要你考察一下这一多样化国家群体的持久盈余,就会发现关于纠正德国盈余的轻率政策建议大多是误导性的。一些国家与德国一样是欧元区成员国(荷兰);一些国家将货币单方面盯住欧元(瑞士);也有国家采取浮动汇率(瑞典)。

在欧元区内部,过去与德国盈余相对的往往是外围国的赤字(主要是西班牙,也包括葡萄牙和希腊)。这一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如今,条顿过度储蓄的对应物是“盎格鲁-撒克逊”储蓄不足:大部分盈余国家存在经常项目赤字(并且已经有一段时间)。美国、英国和主要英联邦国家的经常项目之和超过8000亿美元,或全球总外部赤字的60%左右。

毫不奇怪,主要英语系国家的国家决策者(和媒体)对德国盈余怨声载道。但光是德国的行为对这些国家的财富影响极小,因为它们的赤字要大得多。

问题在于,当德国开始进口时,谁会是受益者。欧元区外围国只占德国进口的10%左右,而北欧其他盈余国占近40%。因此,德国内需的增强对这些其他(低失业)盈余国的好处是(失业率高得多的)外围国的四倍。其他存在结构性盈余的国家,包括俄罗斯、中国和日本,也将从德国需求增强中得到比西班牙和希腊更多的好处。

因此,对德国盈余的讨论在两方面混淆了问题。首先,尽管德国经济及其盈余在欧洲环境下看来十分庞大,但光靠德国的调整给欧元区外围国带来的好处十分有限。其次,在全球环境下看,德国一国的调整将给许多国家带来很小的好处,单给其他盈余国带来大得多的好处。所有北欧国家一起调整所带来的影响将倍于德国一国的需求扩张,因为这些“条顿”国家是高度一体化的。

这对于欧洲环境和全球环境都适用。如果旨在帮助欧元区外围国,那么欧元区内部协调(比如通过过度失衡程序,目前这一点对德国适用)极有可能是不够的。从全球角度看,英语系赤字国因为所有北欧国家一起增加内需而获得的好处远远高于欧元区外围国。

德国大受欧洲内外外部赤字国欢迎的目标。但只攻击德国似乎只能产生错误的结果。

丹尼尔·格罗斯(DanielGros)是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丹尼尔·格罗斯

恩施设计西服

孝感订制工服

黄石定制西装

南阳西装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