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自己还在扩产增肥熔喷布的价格还能飞多久

发布时间:2021-10-21 18:25:01 阅读: 来源: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自己还在扩产“增肥”熔喷布的价格还能飞多久?

“我有生产线,你有熔喷布吗?”一布难求下的灵魂拷问,噎得口罩产业链“上气不接下气”。而作为口罩“心脏层”的熔喷布,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但就在最近,“扼喉者”遇到了“攻擂人”!

浙江桐乡一家名为“浙江朝晖过滤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日前宣布,替代熔喷布新材料已研发成功。

据介绍,该新材料采用一种PTFE纳米膜过滤材料,依靠物理作用对颗粒物进行拦截。其对0.3微米的颗粒物的拦截可以达到99%以上,且经过简单的高温水处理和酒精消毒,可重复使用10次以上。而传统口罩使用的熔喷无纺布,需要每四小时更换一次。

据称,从拦截效率和呼吸阻力两个核心指标来考量,朝晖过滤公司研发的新材料拦截效率能达到99%,呼气阻力40-50帕以下,均符合口罩的应用条件,且优于传统熔喷布。

那么问题来了,新材料是否真如公司所言这般神奇?其在成本和产能上是否具有优势?技术攻关能否实现“降维打击”?

能否替代?正反方激辩

新材料“打擂台”,有人看好,有人唱衰,记者多方采访口罩生产企业与技术专家,正反双方都给出了自己坚实的“论据”。

正方:寿命长、耐用

传统熔喷布需要静电驻极处理,属于吸附类口罩,但静电被添加之后,并不是始终处于饱和的状态,在流通环节中都有损耗,静电含量逐步减少,静电的衰减必然导致熔喷无纺布口罩防护效能的下降。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新型滤材属于物理过滤,表面具有蜘蛛网式的微孔结构,在结构上具备非常复杂的变化,因此具备过滤功能。利用该材料生产的口罩,具备阻隔效率高、使用寿命长、能水洗、轻薄透气的特点。

事实上,运用这种思路进行材料创新的,并非只有朝晖过滤一家。中化集团官网显示,2月17日,中昊晨光院自主研发、可重复使用的KN95防护口罩下线,其中核心层使用了高科技材料——膨化聚四氟乙烯微滤膜,替代熔喷布。

中昊晨光院自主研发的e-PTFE微滤膜

据了解,PTFE此前是一种可用于生物医学、人造血管等的材料,无生物毒性。值得一提的是,PTFE可耐受沸水、酒精、84消毒液等消毒杀菌方式。在短缺的情况下,口罩如果正常佩戴无破损,可消毒后再次使用。

反方:性价比低、多次利用可操作性差

“现在市场出现的一批过滤材料,实际上是口罩滤材中被弃用的一类。”山东某滤材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公司把PTFE膜又拿出来,这类滤材多是用在水处理、空气过滤上,是一种纯物理过滤,通俗讲就是直接用小孔隙结构,阻隔病毒侵入”。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熔喷布这个行业一直是微利,是个小行业。现在特殊时期,价格被炒高了,牛鬼蛇神都涌进来,但圈外人对这个了解甚少,很多企业就开始利用可水洗、物理过滤、寿命长这类概念讲替代。”

另一家龙头无纺布企业也给出与之相似的观点,“能不能被行业广泛使用,关键是价格,这类滤膜大概价格都在20万/吨以上,现在医用熔喷布价格被炒起来了,还能谈替代,价格回归后,还能谈替代吗?”该企业高管反问到,“我们做过测试,在高流量环境下,PTFE材料的过滤效率、透气性都弱于传统材料”。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正常供应的熔喷布价格在8-10万/吨,产品流向被政府严格监控,正规的产线,出厂价格与日常无异,价格紊乱的“倒爷”,现在被各地政府揪出水面。

对于熔喷布替代问题,业内普遍还有一个担忧:是否会出现偷梁换柱,把低价熔喷布“合理”地用高价出售?“很多口罩厂都是新建产能,甚至都是新兵,很容易被混淆,换个马甲,是不是又能跟监管‘躲猫猫’了?”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多次利用也是个伪命题”,山东某口罩生产企业人士表示,“中间滤材能反复利用,但内外两层无纺布、鼻翼、耳挂又能用多久呢,很多新型滤材还没有医用资质,除非迫不得已,我们不会用这类新材料。”

“心脏层”坐地起价政府出手了!

新材料究竟能否取代“老传统”还有待市场考验,不过对熔喷布坐地起价的行径,监管层已经开始出手。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告

经过多人倒手,原价约每吨2万元的熔喷布,竟然最终涨至45万元;进价9万元的熔喷布,涨至26万元……3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与公安部门联合曝光了两起连环哄抬价格案件。

案例一当中,市场监管总局在对东莞市大成过滤材料有限公司进行检查时,发现疫情发生前当地熔喷布市场价格在每吨2万元左右。公司却在上游原材料价格未明显上涨情况下,2月底至3月初生产熔喷布5.5吨,将价格大幅抬高至每吨18万元向中间商饶某销售。

哄抬价格的链条还在继续。市场监管总局顺藤摸瓜,发现深圳市缤纷时尚运动用品有限公司以每吨30万元的价格从中间商饶某处购入熔喷布2.5吨后,又将其中2吨以每吨4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深圳市百力和纺织品有限公司。

就这样,原价2万元左右的熔喷布“步步高升”,到最终的纺织品企业手里,已溢价20余倍。

另一起案例则颇有些“串通”炒作的嫌疑。据查,“主角”深圳市恒艺数码印花有限公司2月15日按期货方式,以每吨9万元的价格购进一批进口熔喷复合无纺布,并分别以每吨16.5万元、17万元和26万元的价格向下游销售。

独自“抬价”不过瘾,还与人串通更显“哄抬”本色。此后,恒艺数码印花又以每吨10万元的价格,向东莞市得米纳米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了15吨进口熔喷复合无纺布,让其进行倒手销售,并约定双方平均分配加价倒卖所得利润。

根据《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哄抬价格最高可处300万元罚款;如果经营者有串通涨价行为,最高可处500万元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

熔喷布扩产多快能“顺气”?

熔喷布价格高企,核心症结仍在于供需不平衡。但可喜的是,这一难题正在多方努力下逐步化解。

3月8日,国务院国资委对外介绍,面对口罩核心材料熔喷布需求井喷,相关中央企业加快生产线建设,尽快投产达产,扩大熔喷布市场供给,为疫情防控提供保障。另据国资委医疗物资专项工作组消息,截至3月6日24时,中央企业当日熔喷布产量达到约26吨。随着新的生产线建成投产,熔喷布产量有望大幅提升。

其中,中国石化日前上马10条熔喷布生产线,其中8条由仪征化纤建设,2条由燕山石化建设。

2月26日,仪征化纤储运部用20个小时,提前1天完成3400多吨聚酯切片产品移库任务,腾出建设场地。据了解,8条熔喷布生产线每天可以生产8吨N95熔喷布,或生产医用平面口罩原料12吨。这些原料可用以生产240万片N95口罩,或生产1200万片医用平面口罩。该项目将于4月中旬陆续建成投产。

国内其他龙头企业也在奋力生产。如泰达股份旗下泰达洁净董事长宋逍表示,泰达的熔喷布产能已由正常情况下的日产能7吨提升至目前的10吨。

国恩股份口罩用熔喷聚丙烯产品于2月中旬开始投产。截至3月9日,公司已有15条熔喷聚丙烯专用料生产线在产,实现日产150吨。

前有监管堵截哄抬,后有新秀技术赶超,自己还在扩产“增肥”,值得一问的是,熔喷布的价格到底还能飞多久呢?

加速器

加速器

腾讯手游加速器

加速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