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另一面污迹斑斑的供应链

发布时间:2020-02-11 06:32:54 阅读: 来源:反渗透阻垢剂厂家

在干净、敞亮的苹果专卖店背后,却还有一条制造废水、废气的供应链

这是一家市值位居全球IT行业之首的巨无霸企业,每一款新产品上市都会引发全球粉丝彻夜排队等候。它的产品成为全球潮流,旗舰店甚至与奢侈品商店毗邻;这也是一家承诺确保供应链有安全的工作条件,确保工人受到尊重并享有尊严,同时确保生产过程对环境负责的企业。每年它都会发布一份《供应商社会责任进度报告》,然而随着这份名为《苹果的另一面2》的调研报告于8月底的发布,在中国,美国苹果公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继今年一月发布《苹果的另一面》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文、自然之友、环友科技、南京绿石等5家民间环保组织再次联合发布了第二份苹果公司供应商环境污染调查报告——《苹果的另一面2——污染在黑幕下蔓延》,涉及多家供应商。

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主任、《苹果的另一面》主要撰写人马军日前表示,他已与苹果公司的高管进行了技术性沟通,包括污染数据库、苹果对供应商的审核等问题。如果可能,11月初,中国环保组织将赴美与苹果展开第一轮正式谈判。

供应商被指“排毒”:

“这一代吃污水,下一代就要吃毒水了”

在环境污染的调查中,苹果的PCB(印制电路板)供应商之一、名幸电子武汉厂区就是典型样本。

受日本地震影响,很多iPad2生产订单转到了武汉名幸。今年8月,环保调查组在位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厂区东侧发现,隔着马路和一个绿化带,有一条通向南太子湖的150米左右的水渠,整条水渠都流淌着乳白色的液体。沿水渠,乘船进入几十米外的南太子湖中,湖水也呈现灰白色,大量白色泡沫伴着一团团黑色漂浮物缓缓涌动,流向湖泊深处。由于南太子湖直接与长江相连,这些污水也将流入长江。

调查组把渠中的乳白色水体样本送到武汉市洪山区环保监测站进行检测。检测结果表明,水体中含有重金属铜和镍,其中镍浓度为0.223毫克/升,为集中式生活饮用水地表水源地特定项目标准限值0.02毫克/升的11.15倍;另经检测发现,南太子湖与排水渠相连部分的底泥中,铜含量高达4270毫克/公斤,比长江中游主要湖泊底泥中铜含量高出56-193倍。

9月,央视记者在采访中也在武汉名幸企业排污口200米处进行了湖底淤泥取样,并委托当地一家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一周后检测结果出来湖底沉泥含铜量达到每公斤2.55克,相较之前环保组织的检测虽然低了不少,但仍然高出长江流域其他水源含铜量的33-155倍,无论是环保组织还是央视调查,南太子湖都被重金属铜污染,而污染正是来自于名幸电子。当地渔民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这一代吃污水,下一代就要吃毒水了。 ”

名幸电子位于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另外一家PCB生产基地,同样也因污染严重,屡屡被列入当地污染企业黑名单。

作为苹果供应链的受益者,富士康也是污染重灾区———富士康太原工厂主要是给苹果制造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外壳。环保组织调查发现,其在制造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外壳时,产生了大量废气污染。

央视《新闻调查》节目里点到了苏州工业园区的二家代工厂,重金属污染超标和异味气体,一家是联建,一家是可胜科技,工业园区10月15日决定对这二家企业停产整治。

“我们报告中的案例都是经过实地调研、委托专业环保检测机构检测,或者整理官方环保部门的公开信息等手段而成,具有完整的证据链条”。马军认为,像苹果这样在中国具有庞大供应链条的大型企业,应该有社会责任向公众披露其供应商的环境状况。

正己烷取代酒精:

神奇材料却是一副毒剂,中毒工人留下终身病痛

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由台湾胜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1999年11月投资成立,工厂设立在苏州工业园区。据多份公开材料显示,这家工厂是苹果公司触摸屏的重要供应商。

联建科技原本使用酒精擦拭显示屏。但是,2008年8月联建公司突然要求员工用正己烷取代酒精让员工们擦拭手机显示屏。在调查中工人们讲到,正己烷挥发速度明显快于酒精,这样就提升了工作效率;同时,工人们提到,使用正己烷的擦拭效果明显优于酒精,可以大大降低次品率。

然而,这种为苹果利润作出突出贡献的“神奇”材料却是一种毒剂。相关研究显示,正己烷会导致多发性周围神经病,出现四肢“麻木”等感觉异常,以及感觉障碍和运动障碍。而联建公司使用有毒有害化学溶剂之前,违反中国《职业病防治法》规定,既没有向有关部门申报、也没有告知员工。

联建公司的车间是密闭式的无尘车间,密封性好但是空气流动性差。当地相关部门在对生产现场的空气进行抽样检测后发现,挥发性极强的“正己烷”在空气中堆积,严重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员工们在没有有效的防护的情况下,时间一长,整个车间内的许多员工慢性中毒。

2009年下半年以来,联建公司许多员工也都染病,全身没力气,拿东西的时候会突然抓不住,一些员工甚至晕倒在车间里。根据医院检验报告和医生的诊断,这些患病员工的上下肢周围神经受到了损害,发生了病变,从而导致肢体周围神经的传导速度变慢,四肢瘫软、乏力。医生给的结论是上下肢周围神经源性损害。

已经43岁的崔广双在今年8月向苏州联建科技提出离职,作为137名中毒员工之一,崔广双因为中毒以及与公司解约得到的赔偿为8万元。在137名员工中,与崔广双一样,大部分的中毒员工从今年6月起已经陆续离职,其中还有部分合约到期、但没有续约的员工。据记者了解,目前137名中毒员工中仍旧在江苏联建工作的员工仅有三四人。崔光双告诉记者,在今年6月份合同到期之后,公司拒绝了与其续约。在多次协商之后,仅以新工人的身份进行入职。

“各种奖金和福利都没有了,”崔光双为苏州联建工作了6年,在新签了合同之后,崔广双的工资骤减,崔广双不得不重新找工资更高一点的工作来维持生计,于是在今年8月选择了离职。此前,崔广双被北京的医生诊断出仍旧需要继续住院治疗,但无论苹果还是苏州联建都没有表示会继续支付医药费。

环保组织声讨:

“苹果的责任不容推卸,这钱上有血泪”

面对环保组织的声讨,苹果方面表示,“Apple承诺致力于通过我们的供应链管理推动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我们要求供应商在制造Apple产品的时候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尊重和关注他们的员工,并采用环保的制造流程。”

根据此前苹果发布的 《2011年苹果公司的供应商责任报告》,大量的供应商被发现有重大环境违法行为,其中129个工厂中的80个去年没有存放或妥善处理危险化学品; 41个不回收或处置危险废物,而按照法律的要求都应该处理; 37个工厂未能监测和控制废气排放,不止10个工厂有废水问题; 63个工厂没有政府主管部门要求的许可证,没有文件审批的环境影响评估。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苹果没有工厂,业务全部外包,一个螺丝钉都不生产,表面上看是无限绿色的,他们一直对外的承诺也是确保最高程度的社会责任。可是,在中国,它不看供应商的环境表现,一切以价格作为标准。一部售价600美元的iPhone4,富士康等中国组装企业,只得到每台6.54美元的酬劳;而与此相对应,苹果公司在每台iPhone4上的获利高达360美元。苹果前三个财季在华狂收88亿美元。赚多少钱不是问题,但留下这么多污染和毒害,这钱上有血泪。”

分析苹果公司相关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尽管苹果公司每年审计供应商的工厂增加数量,但环境问题在苹果看来还不如劳工事务重要,这是苹果最主要的不足之处。

“从现有披露出来的信息可以看出,苹果公司对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介入很深,完全具备把控2、 3层供应商环保问题的能力。”马军指出,由于苹果的关键绩效指标只考虑社会责任,不考虑任何环境责任,因此大大削减了苹果公司对供应商在环保方面的要求。 “苹果的责任不容推卸”。

马军表示,作为地方政府应该是守土有责。如果要做一个世界工厂,也要做一个干净的世界工厂。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到底是该为苹果这样的公司的美好创意而继续欢呼,还是该羡慕苹果公司的巨额利润率?我们是该顺着苹果所呈现出来的鲜明特点,开始郑重地考虑代工厂的环境责任和劳工权益?还是我们该顺着苹果所呈现出来的案例警示,引导整个世界的IT产业或者说所有产业,考虑一下自身,以及自身所涉及的所有环节的环境责任和劳工权益?

深圳筹划税务中介

工作签证新政策

广州注册公司注销

深圳注册公司代理注册

广州筹划税务合理避税

筹划税务网站

代理记账公司费用